欢乐生肖-注册

导航条

导航条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师资队伍

师资队伍

援疆日记——“西天取经”

援疆日记——“西天取经”

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阴

昨天下午,临时接到通知,要到新疆阿勒泰畜牧兽医学校参观学习,以完成我校4月18号的新疆自治区教学能力水平评估检查,学校评估团队共10人由徐校长带队从博乐出发到阿勒泰,全程860多公里, 3天时间,2天在路上,一天学习。想想坐车很辛苦,但是想着能有机会到处走走看看,心里还是有些小兴奋。

我们这里早上上班时间是10点10分,大家在10点半钟做好准备工作,11点全部手续办好(包括到汽车站办出州手续),上车出发后,经过40分钟左右到达阿拉山口,在边检站,武警战士检查了每个人的身份证,记得这是第3次来到山口了,风还是依然的大,车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,大家下车休息了一会儿,风把大家吹的斜着走,或者背着风走。车行走在这段风口上也总是时不时的摇晃一下,询问司机后才知道是横风,山口风力发电机的三个大叶片也不停的旋转着,一排排,一起转,场面蔚为壮观。

我们在山口的时候天气阴沉沉的,因为近段时间博州在降温,出来后开始下雨,雨渐渐越下越大,我惊叹这次能下这么大的雨,出了山口后就一直往西走,路两边的小胡杨树都是向北歪斜的,象是有人使劲按过,胡杨树很细,很矮,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,经打听知道它们已经生长了很多年了,顽强的活着,挺立着,长到碗口粗要十几年,这让我想起早期屯垦戍边的援疆人,有这样几句话形容他们,“援完了青春援终身,援完了终身援子孙”,新疆这么多年大的发展与内地执著的援疆人是分不开的。

下午3点左右,到达了托里县,托里一词源于蒙古语,意为“镜泉”。因城中有一旺泉,泉水清洌甘美,远望犹如明镜,故而得名。我们找了一家馆子,每人要了一份过油拌面,丁老师一进馆子就出现了呕吐现象,她虽是新疆本地老师,但是对于羊肉的膻味还是接受不了,值得庆幸的是,在“豪华”拌面里面用的都是牛肉,面皮子很硬,很有嚼劲,这顿午餐吃的还算不错。

吃过饭后,从托里出发我们一路北行,追赶着阿拉套山,远远地看到两边的山脉往后倒退着,车一直往前走,但是山一如既往的离我们很远,很难追上,草原上有望山跑死马之说,通过车窗向外望去,一段段的景色是有变化的,有时候,远处是雪天一色的雪域高原,有时候是青灰色连绵不绝的山脉,有时候是能看见颜色的石头和土堆积的小山。而近处一簇簇低矮的小草在春天的召唤中奋力醒来,有褐色、黄褐色、还有泛绛红色的,有芨芨草、梭梭草、有骆驼刺、红柳等,各种植被点缀着这荒芜寂寞的戈壁。

经过了略显繁华的铁厂沟后,我们来到了蒙古史诗《江格尔》的故乡和布克塞尔,县名因和布克河、赛尔山(萨吾尔山)而得名。“和布克”系蒙语,意为“梅花鹿”;“赛尔”系马背的意思,山形似马背。《江格尔》是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品,它深刻地反映了封建割据时期蒙古族民众的思想愿望和理想,歌颂了团结起来为保卫家乡而奋斗的英雄事迹。过了和布克塞尔后,两边光秃秃的,地面上的植被少了很多,大小、形状各异的石头多了许多,偶尔能看见低矮的土坯房子,地面也有黄褐色变成了黑褐色,一马平川的戈壁滩、灰褐色的大地加上灰蓝色的天际线模糊了我们的视线。车子在318国道上奔驰着,偶尔能遇到一两辆来往的汽车,大家都是一路狂奔。

我们经过了蒙古民间长调之乡查干库勒,经过了乌图布拉格(蒙语细长的泉水)收费站,来到了草原丝绸之路---福海,在远远望去福海整个蓝蓝的分不清哪里是海,哪里是天。这时司机说,到天边了,只见一大团云就在房子上面,感觉触手可及。过了福海就是北屯了,这时已经9点多了,太阳已经西下,夕阳夕照的景色很迷人。

到北屯后离我们的目的地已经很近了,我们的目光在车灯中看着有光亮的地方,阿勒泰畜牧兽医学校联系人的电话随着我们的越来越近,越来越频繁,让我们感受到兄弟学校的热情好客。最终我们在10点半钟到达了目的地,学校的邓校长、陈主任已摆好了饭局等着我们,一天的疲惫在主人们热情的招呼声中化解了许多。吃过晚饭后已经11点多了,我们这次是过来“取经”的,带着兴奋与期望我们进入梦乡,期待着明天送经人。

作者简介:刘晓斌(1976年),男,湖北,原单位,襄樊职业技术学院,现在援疆工作单位,新疆博州中等职业技术学校 电话:13579586268